关注我们:
扬州发展新战略:从“东西”扩张到“南北”联动
编辑:宋婷 来源:扬州日报 日期:2013-09-08 11:05
分享: |

江苏频道讯:据《扬州日报》消息,刚刚召开的市委六届五次全会,明确了扬州下一步发展战略取向:加快融入苏南、融入长三角核心区,加快宁镇扬同城化,实现跨江融合发展。谋后而定,行且坚毅!站在新的起点上,我们要如何准确把握新的战略取向、城市定位新内涵和新的目标任务?关键是要把握苏中发展时与势、理清名城建设机与谋、谋划跨江融合行与策。

 

跨江融合发展:“一个高于、两个达标”

 

力争到2016年,整体达到江苏省省定更高水平全面小康社会指标体系新要求,人均GDP达到全省平均水平,邗江与广陵、江都与仪征、高邮与宝应分别于2015年、2016年、2017年达到省定更高水平全面小康社会指标体系新要求;

 

在此基础上,再经过5-10年的努力,基本建成古代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名城,实现融入苏南、融入长三角核心区的目标。

 

五大工作重点

 

突出交通先行,推动融合发展

 

突出古今辉映,推动特色发展

 

突出民生为本,推动协调发展

 

突出整体崛起,推动联动发展

 

突出项目为王,推动加快发展

 

今年6月2日至3日,江苏省委、省政府召开江苏苏中发展工作会议。短短两天时间,走南通、看泰州、观扬州,苏中发展新亮点层出不穷,苏中人民干事创业激情日益迸发,苏中崛起能量正在汇聚发力。

 

这是2003年江苏实施沿江开发战略以来,时隔十年后再次聚焦苏中。十年来,苏中城市在沿江开发的宏伟蓝图中,以200多公里的沿江岸线为“腰”,激活长江沉睡的资源,将沿江打造成苏中板块崛起的“金腰带”、江苏经济整体协调发展的“新地理”。

 

6月15日,江苏省委、省政府《关于推进苏中融合发展特色发展提高整体发展水平的意见》正式出台。《意见》对苏中三城新一轮发展作出新定位,其中“扬州努力在跨江融合发展上取得重要突破”,在此基础上再经过5到10年的努力,使苏中全面融入苏南、总体上达到长三角核心区发展水平。

 

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在全省苏中发展工作会议上讲话指出:“分析苏中发展面临的新形势,明确苏中新一轮发展的目标任务,在新的起点上促进苏中崛起,增创科学发展新优势,推动三大区域协调发展,把江苏‘两个率先’实践不断向前推进。”这是省委、省政府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部署江苏“三大板块”新一轮协调发展,为“苏中发展朝哪里去,走什么样的路”指明方向。

 

方向就是战略取向,战略取向上“失之毫厘”,发展格局上就会“差之千里”。作为“跨江融合发展综合改革试点”的扬州,迫切要变过去“东西向”的规模扩张、肢体扩展为现在“南北向”的要素集聚、南北联动。7月25日,在市委六届五次全会上,市委书记谢正义深刻阐述新的战略取向,“扬州要着眼于以南北向的纵贯,突出加强与苏南、上海、北京以及国内外大企业的合作,吸纳发展资源和创新要素,加快扬州崛起。”

 

加快融入苏南、融入长三角核心区,加快宁镇扬同城化,扬州在谋势、谋时、谋策。

 

谋势

 

扬州未来朝哪里去、走什么样的路?打通南北向通道,承接南方发达地区先进要素,创造又一个“十年黄金期”

 

5月17日,江苏苏中发展工作会议召开前夕,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主持召开专家学者座谈会,就促进苏中地区新一轮发展听取大家的意见和建议。洪银兴、张颢瀚、刘志彪、张鸿雁、徐康宁、蒋伏心等专家学者畅谈苏中加快融入苏南、推动跨江同城化发展,发出了同一个声音:改变过去苏中三城“东西向”发展格局,支持三城“南北向”跨江融合,重塑三城经济活动的地理范围。

 

十年沿江大开发,扬州在80多公里的东西向长江岸线上,拉开了“一体两翼”城市发展大框架,形成了五大基本产业、五大千亿级产业群和新光源、新能源、智能电网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产业布局。市发改委主任范天恩说,下一步,通过跨江融合发展,扬州将真正接受苏南发达地区的产业转移和辐射带动。

 

“什么时候打通南北向通道,扬州什么时候就繁荣;什么时候南北向通道被边缘化,扬州什么时候就落寞。”扬州近2500年的建城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1500多年前,一条“南北向”的大运河从扬州破土开凿,“水上高速路”造就了盛唐和康乾时代扬州的繁荣;新世纪以来,一桥飞架南北,带动了扬州沿江地区经济腾飞,加快接轨苏南,扬州迎来了十年发展黄金期。

 

著名区域经济研究专家、江苏省社科联党组书记张颢瀚说:“苏中东西向通道多是行政通道,南北向通道多是资源集聚通道。”有例为证,东西向的宁通高等级公路承载着扬州、泰州、南通的行政交流,而南北向的润扬大桥、江阴大桥、苏通大桥、京沪高速助推苏中三城跨越长江,接轨苏南,承接发达地区发展要素。

 

“东西向”通道把扬州放大,拉开了城市骨架,铺开了承载要素的“跑道宽度”。而周边一条条“南北向”通道,则释放着资本、技术、人才的“虹吸”魅力,如滚滚洪流,浩浩荡荡。现在,是真正到了借力南北向通道,承接南方发达地区先进要素的时候了。

 

“淮扬镇铁路建设是扬州的‘一号工程’。”“‘扬州梦’,首先就是‘高铁梦’。”扬州市委书记谢正义最近在多个场合表示,扬州当务之急是打通“南北向”跨江融合通道——向南,融入苏南、融入上海,走进港粤、台湾、日韩,走向世界;向北,向北京、向东北、向西北这些全国政治中心、科研中心、老工业基地,在吸纳资源、良性互动中放大发展空间。

 

融合发展,交通先行。扬州不仅呼唤有形的南北通道,同时也在呼唤无形的思想通道。范天恩说,放眼东南沿海城市、东南亚地区,一条南北纵贯线,就像一条金光闪闪的资本链,期待着我们借道出海,把大开发、大开放的时代机遇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今后要加大选派一大批干部奔赴南方,“送出去”学习发达地区先进经验和理念。同时,还要“请进来”,吸纳南北一切先进要素为我所用。

 

加快融入苏南、融入长三角核心区,加快宁镇扬同城化,就是扬州最大的“势”!这个大势,决定着扬州能否创造又一个“十年黄金期”。

 

谋时

 

在世界市场中“寻机”,赶乘政策先机、借助战略机遇期,牢牢掌握新一轮苏中发展的主动权

 

今年以来,扬州进一步感受到了世界资本的律动、合作共赢的甘甜。5月,扬州市委书记谢正义、市长朱民阳赴上海拜访央企、大企业集团以及上海交大、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等知名高校、科研院所;5月下旬,市长朱民阳赴台湾招商推介;此后,6月下旬赶赴韩国、日本,7月中下旬转战香港、新加坡……

 

从北京到上海,从台湾到韩日、香港和新加坡,扬州用如火如荼的“四大招商”战役,“走南闯北”密集式拜访,贯彻践行全省苏中发展工作会议精神。

 

“四大招商”战役,之于扬州的意义不言而喻。当前,我市正处于迈向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和更高水平小康社会的征程中,发展的不充分、不完善仍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的主要矛盾。解决这一矛盾的“灵丹妙药”,就是抓住宝贵时机,承接发达地区先进要素的溢出。

 

著名经济学家、南京大学党委书记洪银兴语重心长地说,机遇是不可多得的战略资源。当前,上海、苏南发达地区先进要素呈“溢出”之势,产业梯度转移加速,苏中地区不抓住这一难得时机,就会错失一个时代。苏中地区发展最大的时机就是紧紧抓住上海龙头,抓住宁镇扬同城化的机遇,发挥毗邻优势,就近招商引资,积极承接苏南产业项目的“溢出”,做苏南产业转移“目的地”。

 

扬州市发改委副主任黄俊华认为,扬州跨江融合发展要学会“寻机”、“乘机”、“借机”。《关于推进苏中融合发展特色发展提高整体发展水平的意见》是省委、省政府对苏中地区最大的政策,扬州要抓住这一难得的机遇乘势而上。同样,扬州要善借、善用苏南现代化建设示范区上升为“国家战略”、宁镇扬同城化正在申报“国家战略”机遇,牢牢稳固今年上半年扬州诸多指标增幅居全省前列的好势头,打开新局面,更上一层楼。

 

今年以来,扬州正在加快与南方发达地区合作结对共建的步伐。

 

今年4月,高邮经济开发区与苏州高新区浒墅关经济开发区达成南北共建合作事宜,高邮以电池工业园这一“最稀缺资源”与苏南合作,承接对方产业转移,引进更多高产出、高科技、高附加值的项目落户,携手打造“能源海洋”。7月,广陵区开发区与宜兴经济开发区结对,全面学宜兴,并建立了招商、建设、金融等方面人才互访挂职机制。

 

“苏南地区正面临着环境承载、生态保护与修复、劳动力和生产要素成本上升的巨大压力。现在是我们学苏南的最好时机。”广陵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王绪林说,我们不仅与苏南开展项目合作、人才合作、干部交流活动,更要学习苏南人经营、管理高品质园区的先进理念。苏南人精明利用资源、智慧放大价值、细节留住人才、温情感动客商,在利益上表现出来的“舍与得”、“进与退”独到思维,堪称我们的“老师”。

 

谋策

 

不能惯性依赖走“老路”,不能自我封闭走“窄路”,不能急于求成抄“近路”,以我为主走出一条具有扬州特色的崛起“新路”

 

6月28日,在南京湖南路1号凤凰广场B幢28楼,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会场,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云峰解读《关于推进苏中融合发展特色发展提高整体发展水平的意见》,提出苏中新一轮发展“不是简单的数字崛起,不是增长速度的崛起,更不是靠资源扩张的崛起”。三个“不是”,为扬州跨江融合发展给出了答案,扬州要什么,不要什么,一目了然。

 

在江苏苏中发展工作会议上,省委书记罗志军对“苏中发展朝哪里去,走什么样的路”进行了精辟概括:苏中未来的发展不能惯性依赖走“老路”、不能自我封闭走“窄路”、不能急于求成抄“近路”。

 

不能惯性依赖走“老路”,必须从固有的思维定势中解放出来,从传统的发展模式中摆脱出来,以创新的理念和思路,探索扬州特色发展的新路子。“扬州跨江融合发展,必须以我为主,以‘特’取胜。”扬州大学人文社科处处长秦兴方教授呼吁,尽管我们也遇到类似苏南一样的“成长中的烦恼”,但苏中发展水平的层次已有了一定能级,将来怎么走?应以我为中心,在融合发展中追求特色发展,实现整体跃升。 

 

经历了35年改革开放,经历了10年沿江大开发,扬州未来朝哪里去、走什么样的路?美国汽车城底特律宣布破产,折射出传统工业城市单一经济模式的弊端;世界金融危机给扬州光伏业、造船业造成的冲击余震犹在,前者“略见曙光”,后者“仍不见底”,扬州工业产业结构“几条腿”经受不住太大的伤害;沿江、沿河发展的落差,仍未抹平;城乡统筹发展、生态文明建设任重而道远……

 

当前,长三角区域经济一体化、江苏沿海开发和苏南现代化建设示范区三大国家战略的实施,正产生巨大的辐射带动效应和溢出效应。扬州大学原副校长周新国教授认为,这必然会带来区域经济地理的重塑,使苏中面临多重机遇和激烈竞争,不主动对接、积极参与、深入挖掘,发展的道路只能越走越窄、越走越死。深化跨江融合、江海联动,对于濒江不临海的扬州来说,要眼光看高,“跨江融合”也要“跨海融合”。他认为,“跨海融合”其实是一种开放度的问题、一种视野宽度的问题。对扬州现有制造业进行研究分析后,扬州职业大学经贸学院院长刘正良教授认为,全市28个制造业中,有12个具有一定优势或较强优势,16个优势不强或没有优势。在融合发展中,12个优势制造业要继续“扬长”,16个弱势制造业中如食品等9个行业要“避短”,而化学纤维等7个行业具有后发优势,需要“扬短”。他建议既“扬长避短”、又要“扬长扬短”,这样的产业发展道路才会越走越宽。

 

“走出一条科学稳健的融合发展康庄大道,要加快主动与苏南对接的速度,形成制度化合作机制。”周新国教授认为,近年来,扬州加快与苏南地理区位上的融入、发展水平上的接轨,比如淮扬镇铁路建设,桥过长江经行五峰山,“借路搭桥”之余也要思考如何与镇江合作。我们加快与苏南园区共建,在人事安排、利益分成、政策优惠方面,迫切需要通过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达到预期的效果,不要到最后融合不成反而不欢而散、草草收场,“苏南伤得起,我们伤不起。”

 

“确立了新的战略取向,需要拓宽视野,更新理念,长远谋划,高点定位。”江苏省社科院院长刘志彪认为,落实江苏苏中发展工作会议精神,需要以“江苏一盘棋”的思维进行“顶层设计”。“顶层具有决定性,顶层决定底层,高端决定低端,需要江苏和各级职能部门在较短时期内形成新的体制。当然,这也需要底层的配合和响应,真正把战略执行好、实施好。”

旅游 更多
要闻
领军者
杨省世
连云港市委书记
“我在担任连云港市委书记之后,会面的第一个重量级客商就是新加坡丰益集团董事局主席、益海嘉里[详细]
姚晓东
淮安市委书记
“淮安已成为长江以北落户知名台资企业最多的地级市之一、大陆台资集聚最快的地区之一”,淮安市[详细]
本网观察
江苏频道12月12日苏州讯:(宋婷 徐炎)随着一纸“再见,苏州!”,与“书香城市”苏州相伴十八载的蓝色书店上月正式[详细]
江苏频道无锡讯:(宋婷)中国地方政府一直被认为是光伏业幕后的推手,强力之余也饱受争议。[详细]
关注各类应用
吴韵汉风
六朝古都南京
网站简介/联系方式 新加坡报业控股广告江苏代理:江苏华文联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86-18951633367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雨花西路121号206室
(联合早报网声明:中国地方商讯的目的在于推动中国城市的对外联络与交流,内容由中国地方城市提供,不属于新加坡联合早报和联合早报网的新闻报道内容。)
本站由 苏州天奇星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与维护。